English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心理所提出基于“值”的選擇的決策模型并探究其作用機制

文章來源:心理研究所   發布時間:2019-06-28  【字號:     】  

  面對生活中林林總總的決策選項,總有些人偏偏不安分、不在表征選項的給定維度空間里做“價值最大化”的選擇。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譬如《三字經》中所言“融四歲,能讓梨”;又如意大利諺語:“與主人一起吃梨別選最好的”(He who eats pears with his master should not choose the best)。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行為科學重點實驗室李紓研究組花費數年時間潛心研究這類偏愛“選小梨子”的行為。研究認為,有人之所以挑選“小梨子”,是因為這類人做決策時不安分地比常人“多走了一步”:即比常人多編織了一個虛構的念想維度來表征給定的選項,在這個虛構的維度上給原選項多賦予了一種效用(值),進而這些人不選擇給定/表面維度上“價”(value)更大的選項,而選擇在虛構/潛在維度上“值”(worth)更大的選項。據此,李紓研究組提出了一種新的決策模型——基于“值”的選擇模型(worth-based choice)(參見圖1)。

  為了探索基于“值”的選擇模型的真實性及其作用機制,李紓研究組進行了系列實驗。在實驗1中,被試需要在兩種酬勞(5元紅包vs.10元紅包)之間為自己和主試(學生主試vs. 教師主試)進行選擇。結果發現,不選表面“價”大選項的大有人在,大多數被試 (64.5%) 均主動選擇自己拿走5元紅包而把10元紅包留給主試(實驗1),這一結果表明,基于“值”的選擇是真實存在的(參見表1)。

  為了探究這種基于“值”的選擇的原因和過程,在實驗3中,實驗者讓被試寫下選擇表面“價”小選項的理由(實驗3a)、或寫下選擇表面“價”小選項的好處(實驗3b)。結果發現,人們選擇表面“價”小的選項的原因是其編織了新的表征選項的維度,這種“虛構”維度所表征的內容或來自未知/非現實的念想(如“迷信觀念”),或來自已知/現實的念想(如“友情”)。為進一步打開做出基于“值”的選擇的“黑匣子”,研究者有意檢驗基于“值”的選擇過程是否符合“齊當別”抉擇模型的預期(實驗4),結果表明,人們做出“值”的選擇是對“價”的維度和“值”的維度進行維度間差異比較,而當選項在“值”的維度差大于“價”的維度差時,人們會做出基于“值”的選擇(參見圖2)。

  在實驗5中,實驗者構建了兩種情境來操縱選項間的非金錢維度差異,要求被試在每種情境下在相對更經濟但日期普通(?3,000/9.15)和相對更貴但日期吉利(?4,000/8.18)的選項之間選擇舉辦結婚喜宴或者朋友聚會,結果發現大多數成年人的選擇在結婚喜宴情境下違背“價值最大化”原則(73.9%被試選擇了在價格更高的日期舉辦);而在朋友聚會情境下則遵循“價值最大化”原則(88.0%的被試選擇了在價格更低的日期舉辦)(參見表3)。同時,大多數的被試(80.4%)表示在結婚喜宴情境下要考慮日期的差異,而在舉辦朋友聚會時則不需要考慮日期的差異。這說明,當選項在“自主生成的虛構維度”上的“值”減少時(當“結婚喜宴”變為“朋友聚會”情境,吉利日期所產生的潛在價值隨之減少),人們會做出基于“價”的選擇而不是基于“值”的選擇。這意味著:看不見的吉祥“值”是可以用看得見的金錢來衡量的。而已有研究也確實發現迷信觀念的神經基礎:基于吉祥的選擇比基于經濟的選擇在右側額葉中/上回(right middle/superior frontal gyrus)負激活程度更強。

  為進一步驗證這種“虛構故事能力”是否存在受社會化程度影響的“年齡效應”,在實驗2中,讓幼兒和其父母在相對便宜的燈籠顏色(藍色)或手機號碼(517)和相對貴的燈籠顏色(紅色)或手機號碼(518)之間進行選擇。在實驗6中,研究者設計了四種生活中常見的選擇情境(紅包回禮、就業選擇、手機選號、燈籠挑色),對普通在校大學生和老年大學的“大學生”進行了基于“值”選擇的比較。結果發現,大多數父母被試選擇了更貴的吉利數字(或顏色)選項(實驗2),但有趣的是,幼兒的選擇與其父母恰恰相反,他們都做出了遵循“價值最大化”的選擇,堅定地選擇表面“價”大的選項(包含實驗后獎勵巧克力時,幼兒大都選擇售價6元的大巧克力,而父母大都選擇售價3元的小巧克力,而將未被選中的另一巧克力留給他人)(參見表3);類似地,在這四種生活情境中,老年“大學生”均比年輕大學生更多選擇表面“價”小的選項,而更多選擇潛在“值”大的選項。這說明:所謂基于“值”的選擇或并不是人類天生就具有的“能力”,而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們逐漸生成了虛擬故事的能力,更傾向于做出基于“值”的選擇。

  該研究首次提出了基于“值”的選擇這一新的決策模型并探究其作用機制。這些結果將有助于人們理解這種“多走一步”選擇的曼妙之處。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根據Yuval Noah Harari在《智人:人類的簡史》中提出的觀點:“虛構故事能力”,即傳達根本不存在的事物信息的能力,是人類有效進行大規模合作的關鍵,亦是通向食物鏈頂端的關鍵。虛構故事的能力造就了萬物之靈。該研究中提出的基于“值”的選擇實際上可以被視為一個“虛構編織”的過程:若無能力想象實際不存在的事物,想象不出“讓梨”(讓錢財)有利于“維系合作”,決策者就無法自我編織一個額外的維度,也更無法將延遲效用(值)賦值給自我編織的維度。

  Harari(2014年)提出了“虛構故事能力”的概念,著實令人興奮莫名,但礙于尚無操作定義,使其無法證偽。因此,研究者樂觀地認為,“能夠進一步編織一個虛擬維度,進而為虛擬維度上的選項賦予一個延遲的效用(值),從而做出該研究中描述的基于‘值’的選擇”抑或可以充當“虛構故事能力”的操作定義。

  善于做出基于“值”的選擇的人,是比常人“多走了一步”的人,而能否邁出這一步則決定了人們是否能保持、鞏固人類處于食物鏈頂端的地位。

  該研究部分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No. 71761167001; 31471005; 71701114)、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18ZDA332; 17ZDA325)、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16AZD058)和教育部人文社科青年項目(14YJC630208)等的支持。研究論文的英文版已發表在Journal of Pacific Rim Psychology,中文版已發表在中國心理學預印本平臺PsyChinaXiv。

  論文信息:

  Zheng, Y.#, Shen, S.-C. #, Xu, M.-X., Rao, L.-L.*, & Li, S.* (2019). Worth-based choice: Giving an offered smaller pear an even greater fictional value. Journal of Pacific Rim Psychology. Volume 13, e10. https://doi.org/ 10.1017/prp.2019.4

  鄭昱, 沈絲楚, 許明星,饒儷琳, 李紓. 基于“值”的選擇:給小梨子賦予更大的虛構價值. [chinaXiv:201903.00231] DOI:10.1017/prp.2019.4

 

圖1:選擇小梨子會得到更多的社會贊許(源自虛構想象)

 

圖2:父母愿買價格高(20元)的紅燈籠;幼兒愿買價格低(10元)的藍燈籠

表1. 大多數被試偏將表面“價”大的10元紅包讓給他人

表2.在結婚喜宴或者朋友聚會的情境下,被試對各選項(更高價格或更低價格)選擇的百分比人數

 

表3.大多數家長(幼兒)選擇表面“價”小(大)的手機尾號、燈籠、巧克力

 




(責任編輯:葉瑞優)

附件:

專題推薦

相關新聞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快速赛车开奖网